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主要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通知 动态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媒体声音
会议专题

铁矿石行情“过山车” 中国谋求定价权

2017-10-09 16:17:12   来源:华夏时报

  9月21日,天津港铁矿石价格下跌7.4%,至63美元/吨,较2月末约93.6美元/吨的今年最高水平跌幅超30%。
  日照铁矿石贸易商刘恒心惊胆战,铁矿石的好日子总是那么短暂。自8月在80美元/吨附近见顶回落以来,铁矿石价格已经下跌逾20%,品位较低的58%品位铁矿石已跌至30美元/吨区域。“前两个月的好日子挣了点钱,现在全赔回去了。”刘恒称。
  铁矿石价格受普氏指数影响极大。然而,在港口成交一般和大连铁矿石期货表现羸弱的情况下,普氏指数悍然上调2.35。这个在定价体系中发挥着最重要的作用的指数,却因为询价样本量小并且不具有代表性,让报价采集格外容易受到影响。
  刘恒不知道,在9月27日的第十七届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的会场上,中钢协态度强硬地向国外代表表示,如果一再出现此种情况,普氏指数也将失去部分公允力度。中国目前已经在筹备多种指数备选方案,这些方案已经和各个产业参与者、领导决策层通过协商。宝钢也响应中钢协,呼吁钢厂应有更大的议价权。
  “中国已经是铁矿石最大进口国和钢铁最大生产国,在铁矿石的话语权上已经比以往有了长足的进步。”亿海蓝航运大数据部总经理林书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但显然,这样的进步并不足以令人满意,因此,中国正在谋求铁矿石定价权,而这可能极大地改善铁矿石频繁“过山车”的问题。
  铁矿石一年走势
  如果让刘恒总结一下今年,大概只有一个词——“心累”。
  今年以来,铁矿石经历了走势动荡的一年。年初,铁矿石价格延续了去年的上涨态势,到2月,现货价格涨至每吨90美元以上,较年初上涨了近20%,较去年同期涨了一倍多;2月17日,全国各港口铁矿石库存连续第七周上涨,总量超1.29亿吨,创历史新高。
  刘恒从去年底到今年2月,日子极为滋润。“去年行情不好,很多铁矿石贸易商都退出了行业,留下的,在年初确实赚了一笔。”刘恒说。
  然而,好日子到3月戛然而止。
  整个3月,大宗商品市场集体陷入低迷状态。其中,铁矿石崩跌,青岛港品位62%的国际铁矿石到岸价较2月阶段性高点大跌33%。
  到了4月,普氏62%铁矿石指数降到报63美元/吨,创2016年10月28日以来新低,价格较2月已接近被砍去1/3,连破90、80、70美元三道关口。同时,港口铁矿石库存已经站上1.3亿吨大关。随后的两个月,铁矿石降到50多美元。
  然而,到了7月,铁矿石又蓬勃上涨了。7月份开始,进口铁矿石价格从50多美元/吨上涨到70多美元/吨。到8月,已经上涨至80美元/吨附近。这让前期损失惨重的铁矿石贸易商们小赚了一笔,然而,8月高位之时,铁矿石又猝不及防地下降了。
  “感觉每一次挣钱,都是为了攒在一起赔。”刘恒说。
  9月22日收盘,铁矿石合约1801收于466.5元/吨,暴跌近4%。从今年8月22日的高点609元/吨至今,这一价格已在1个月内跌去了23%。9月25日,铁矿石1801合约持续弱走势,微跌0.21%至468元/吨,铁矿石期货创两个多月新低。
  糟糕的是,中国钢铁需求没有出现明显变化,钢厂冬季限产措施或将让这个全球最大铁矿石消费国创纪录地需求放缓。与此同时,主要铁矿石供应国澳大利亚和巴西的供给依然充裕,全球最大铁矿商淡水河谷S11D项目产量增加,今年9-12月4个月的产量预计将达到900万-1100万吨,仅比前8个月产量低1000万到3000万吨。花旗预计,2018年,铁矿石价格将会维持在53美元/吨左右。
  唯一的好消息是,库存下降明显。亿海蓝的数据显示,9月22日,铁矿石港口库存1.2824亿吨,较9月8日的1.3072亿吨有所下降。
  谋求自己的权威指数
  铁矿石现货定价体系的固有问题和期货产品的金融属性,造就了铁矿石价格的动荡。
  作为仅次于原油的第二大进口商品,每年中国需要从海外进口10亿吨铁矿石。铁矿石的高价格,将大量利润集中到了海外矿山的手中。面对这样的被动局面,中国再次发力。
  “议价权和定价权不一样。我们现在只是有了一定的议价权,在国外矿山给出的价格上,有了谈判空间。但他们定的价格,还是极大地参考了普氏指数,而不是我们的指数。我们现在正是要争取定价权,当然这会是个很漫长的路。”一位不具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
  一个尴尬的现状是,如果钢铁行情好,铁矿石价格同步走高,利润外流;如果钢铁行情不好,铁矿石行情同步走弱,仍然是中国钢铁企业品尝苦果。
  9月27日,中钢协、大商所、国内大型钢厂和境内外铁矿石贸易商、澳洲巴西大型矿山就铁矿石问题进行了严肃的磋商,正是谋求定价权的第一步。
  一位大宗商品分析员指出,对铁矿石价格影响极大的普式指数只是靠打电话去咨询几艘船的成交以及行内人士的“盘感”而得出成交价格,在如此稀少的成交量下得出的“现货价”其实没有什么指导性,容易被卖家操控。在卖家垄断集中的情况下,现货定价容易让卖家和贸易商合谋去抬高价格。而每天变化的现货价很容易受到期货市场的影响,被加入了很多金融属性,而金融属性多数情况下有助于商品的走高而不是走低,对买家不利。
  “铁矿石期货存在参与者结构失衡的问题,自然人和机构投资者多,钢铁相关企业的占比低。大型国有钢企参与度很低,所以很容易被游资操控。”宝钢一位内部人士表示。这也是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的会场上,宝钢提出的问题之一。
  眼下,普氏指数依然在定价体系中发挥着最重要的作用,但中国也在谋求自己的权威指数。2011年9月,中钢协、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联合推出了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该指数已经有了越来越大的代表性。而普氏近期也正在积极寻求Corex和GO洽谈,考虑更大程度采用中国铁矿石指数作为计算依据。
  “中国的铁矿石议价权增加,对铁矿石贸易有很大好处。”林书来表示。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