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技能竞赛

(中国经营报)中国矿业搭建风勘资本市场向社会资本“众筹”

2014-07-22 14:19:50   来源:


  矿业内部提出矿业构建全球性的矿产资源巨头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调配资源的能力相对可靠。但矿业投资从勘探到开采的长周期和高风险,让本来就缺乏信用的矿业勘探市场难以适应大规模矿业活动。
  如何保证国家资产的安全,事实证明美元、黄金都不靠谱,矿业内部提出矿业构建全球性的矿产资源巨头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调配资源的能力相对可靠。但矿业投资从勘探到开采的长周期和高风险,让本来就缺乏信用的矿业勘探市场难以适应大规模矿业活动。
  7月17日,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下文简称“北矿所”)增资扩股,吸纳川谷汇(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川谷汇”)成为第二大股东,据了解,作为北京产权交易所控股的企业,北矿所此次行动并非简单的资本重组,引入川谷汇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搭建中国风险勘探资本市场,将矿业的前期投资由目前的负债模式变为众筹模式。
  据了解,中矿联推动的风堪资本市场前期将以内蒙古整装勘查区项目作为试点,远期将走向证券市场,交由证监会监管。
  风勘众筹
  “地勘(地质矿产勘查)的投资特点,一是投资额大,二是风险大,三是周期长,风勘市场要解决上述三大问题,国外已经建立了100年,但中国才起步。”7月17日,在中国矿业联合会(下文简称“中矿联”)五届六次会议上,中矿联常务副会长王家华呼吁会员单位积极参与风堪资本市场的运作。
  矿产勘查资本市场,又称“风险勘查资本市场”,是为矿产勘查主体融通资金并为投资主体提供权益交易的资本市场,是为处于探矿阶段的非上市矿产勘查企业提供融资及股权交易的资本市场。
  实际上,在此之前,无论是北矿所,还是天津国际矿业权交易所都具备部分风堪资本市场的功能,但在实际运作中并不活跃。
  北矿所董事长吴汝川对此总结为,资本市场缺少统一的矿产勘查信息披露及评估标准;场内市场缺少矿产勘查企业专属标准和融资板块;场外市场缺少交易平台;资本市场风险控制制度不健全;尚未形成风险勘查投资文化。
  而“假报告”被业内视为制约风堪资本市场发展的一大障碍,据了解,目前国内的很多地质勘查报告水分很大,从勘探数据到样本采集都存在作假,导致矿业权交易市场的信用度低,资本不愿意介入其中。
  “报告是不是为投资人所认可,因此要有合资格人制度,要有标准规范,现在假报告泛滥,哪个投资人敢投?”王家华说。
  据了解,为此,中矿联已经联合澳大利亚冶金矿业协会签约形成了一批合资格人(注册地质调查师、注册采矿师、注册选矿师),高级的29个,低级的33个,高级的会员可以在全球的资本市场上对融资报告上签字,低级的只能在澳大利亚的资本市场上签字,签字后即要终身负责,明显造假就要吃官司。
  “我们不建立合资格人制度,中国的假报告就刹不住,我们要通过试点建立和健全交易的制度和程序,设计和产生一系列交易相关制度。”王家华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中国的风勘资本市场,最后要走向证券化,要移交到证监会来监管。
  行业低迷
  据了解,内蒙古整装勘查区项目作为风堪资本市场运作的试点项目,目前已经启动,投资主体为“中矿蒙矿产勘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等额划分为2亿股,初始股价1元/股。作为试点项目,公司股东全部由中矿联会员组成。据悉,一旦该创新型风险勘查模式运营成熟,投资主体将进一步向社会资本开放。
  王家华用阿里巴巴众筹拍电影来比喻风堪资本市场,他认为这个市场的建立将分散矿业前端的风险,“不要让一个企业来投,要用专业的智慧将风险降到最低。”
  据了解,矿业“众筹”采取的是滚动融资模式,比如第一期融资2000万元,用于对矿点的梳理,将成熟的点上市,进行第二期融资,前期的投资者可以继续投资,也可以稀释股权。
  数据显示,由于受到宏观经济低迷的影响,中国本来就弱势的矿产勘探资金在不断萎缩,2013年同比降低了8.3%,今年上半年同比已经下降了8%。
  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施俊法告诉记者,中国传统的矿产勘查资金主要由中央财政、地方财政、社会资金三部分构成,三者的构成比例为10%左右、20%~30%、60%~70%,现在地方财政资金和社会资金都出现了下降。
  勘探投资的低迷不仅表现在中国市场,一季度全球初级勘探主体的代表,多伦多创业板矿业企业的市值在102亿至120亿美元,低于2009年的139亿美元,相比2011年370亿美元的高点下挫了70%左右。
  矿业重任
  川谷汇董事长刘玉川认为,风勘资本市场既能帮助我国矿企顺利“走出去”,也能够将海外的优质矿业项目请进来,通过股权、矿权交易方式,实现全球矿产资源优化配置,为我国赢得定价权和矿业话语权,为我国矿产资源安全做出贡献。
  事实上,在此次中矿联的会议上,已经有专家提出,在全球范围内构建大型矿业企业是一种保持国家资产的重要方式。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先是挣美元,但遇到了美元贬值,资产缩水,再到黄金,2013年又遇到了黄金价格波动,后来有人提出储备矿产资源地,但受到政治、安全的影响,这类资产也不安全,最后的结论是建立大型的矿产资源企业全球配置资源最靠谱。”一位与会的中矿联权威专家表示。
  不过,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世界矿业的垄断集中程度已经较高,全球最大的10家矿企占了全球38%的矿产份额。就铁矿石而言,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三大巨头垄断了全球海运铁矿石60%,“应该说他们拥有了所有品位高、可采性强的矿山。”
  据CRU的观察,目前中国已经在海外超过40个国家拥有矿产资源项目,以铜、铝土矿、铁矿石为主。HeritageFoundation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至2013年,中国公司在海外投资的铁矿石资产高达345亿美元。而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3年,中国海外矿业投资由42亿美元增加到202亿美元。
  但业内形成的一个共识为,单独构建全球性矿业巨头的最好时机已经过去,未来矿业的风险越来越大,尤其是前期的勘探,如果没有资金的支持,很难坚持到最后。
  据法国兴业银行统计,2012年全球在建矿业项目中,54.4%的项目资本支出超过预算;据Ernst&Young统计,2010~2011年,公开披露资本支出超预算的矿业项目中,平均超预算额度达到71%。
  依照标准普尔、富时等矿业指数情况,在过去两年时间内,全球各类矿业公司市值平均下降超过50%,早起勘探公司市值平均下降超过60%,早期黄金勘探公司更是平均下降80%左右。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