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技能大赛

四川省地矿局改革创新转型发展纪实

2018-10-31 09:22:09   来源:自然资源报

  凉山扶贫显真情——
  坚持专业支撑,培育长效致富产业
  今年春节前夕,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习近平总书记走进彝族贫困群众家中,同当地干部群众共商精准脱贫之策。 “无论这场攻坚战有多难打,都必须打赢!”总书记的话,语重心长又掷地有声。
  在凉山脱贫攻坚的战场上,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坚持走地质人的扶贫路,结合自身专业对凉山的资源进行整合,培育特色和优势产业,助力脱贫攻坚。
  20世纪80年代,四川地矿局就提出了攀西聚宝盆的概念,并创立了攀西裂谷理论,在凉山先后发现103种矿产、 1828处产地,查明资源储量的能源、金属、非金属矿产地474处、大型矿床26处、中型矿床76处。其中,冕宁牦牛坪为全国第二大稀土矿区,木里梭罗沟金矿为大型金矿。凉山州逐步建立了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几大矿产资源开发基地,矿产开发总产值12.501亿元,矿产采选从业人数33893人,矿业延伸产业极大地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
  为加强矿业扶贫力度,四川地矿局联手国企与州政府以木里梭罗沟金矿为核心,整合该局容大矿业公司,计划打造凉山扶贫第一股,四川黄金第一股。同时,基于当地丰富的稀土资源,建立了“稀有稀土战略资源评价与利用四川省重点实验室”,着重解决四川特色优势稀土金属、稀土资源开发利用中存在的关键技术问题,为在凉山打造中国稀土资源基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脱贫攻坚战中,四川地矿局承担了凉山州甘洛县田坝镇11个村的帮扶脱贫。局党委把帮扶工作始终作为头等大事,先后派出11个驻村书记、3个挂职副县长,组织33人的驻村工作队,集全局之力有针对性地开展脱贫攻坚,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先后有3个村提前脱贫,1个村被作为全州的样板村。
  四川地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的“绝招”就是走活农业地质这步“棋”。1999年,四川地矿局就开始涉足农业地质领域,在全国率先开展多目标地球化学调查,为开展乌蒙山区扶贫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先后完成了四川省17万平方千米的1:25万多目标地球化学调查,发现绿色土壤117238平方千米,发现富硒土壤14778平方千米,为省政府摸清全省土地质量家底提供了大量数据。其中,在乌蒙山区的宜宾屏山发现富硒土壤3336平方千米,指导开展富硒水稻等农产品种植,成果为相关企业推广应用,几元一斤的稻米,被卖到了十几元一斤,每亩土地纯收入增加4000元以上。
  地质与扶贫相结合的经验,在凉山脱贫攻坚一线进一步推广。2017年,田坝镇罗群村等11个村农业地质调查项目全面启动,历时8个月,技术团队对这11个村的土地家底进行了全面摸排查,在区域内发现约23000亩土地满足绿色、无公害农产品地环境条件,同时发现了近1200亩天然富硒土壤。
  11个村,村村不同。“一村一评价就是根据每个村的地质背景、生态环境、农业生产现状,项目为每个村的种植业量身打造脱贫之策。”四川地矿局驻罗群村第一书记王俊说,这是这次农业地质调查评价成果的最大亮点。
  项目组为每个村的种植业都量身打造了不同的脱贫之策——洼裂村可发展富硒玉米、富硒黑苦荞等特色产业,曙光村则可规划发展附加值较高的天然富硒大米……
  寻找资源的地质人——
  坚持为国家战略资源提供保障
  攀枝花,中国西部有名的钢城。这里的市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地质队,就没有攀枝花。”
  20世纪50年代,四川地矿局找矿队伍,浩浩荡荡进驻攀枝花。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用青春和生命,唤醒了埋藏在地下的矿藏,一个特大型钒钛磁铁矿横空出世,一个无人问津的小渡口,由此变成了世界瞩目的钢城。
  2008年10月,四川地矿局组织专家和技术骨干就如何实现地质找矿重大突破开展研讨时提出,在攀西地区通过整装勘查的模式,实现钒钛磁铁矿的新突破。一年后,四川省攀西地区钒钛磁铁矿整装勘查启动。经过三年的努力,技术人员运用找矿新技术、新理论、新方法,攻深找盲,新探获钒钛磁铁矿约25亿吨,成功实现了“再找一个攀枝花”的战略构想。
  如果说地质人有什么使命与信念,那就是“找矿,找更大的矿,找国家需要的矿”。60余年来,四川地矿局在全省发现矿产130多种,矿产地数千处,探明储量矿区1500余处,其中大中型矿床近600处,45种矿产保有储量名列全国前五位,潜在经济价值达数十万亿元,名列全国第七位;勘查评价了以攀枝花地区钒钛磁铁矿、康定甲基卡锂辉石矿、川南古叙煤田等为代表的一批矿产地,为四川经济建设提供了75%以上的固体矿产资源。
  近年来,四川地矿人将地质工作精准对接省委、省政府中心工作,致力于对四川具有优势的贵金属、铜多金属、钒钛和稀土、锂辉石、石墨等战略性新兴矿产资源进行科学有序开发。
  为打造西南锂都,四川地矿局在甘孜、阿坝累计勘探出锂辉石矿资源量达400万吨,居亚洲首位,为打造中国西部石墨烯战略基地,他们再度挺进攀枝花,探明了超7000万吨的石墨矿物资源储量,再度为这座钢城注入了新的活力。
  科技创新显实力——
  坚持人才立局、科技强队
  记者在与四川省地矿局局长王建明的交流中,经常会听到一个词:科研。他说:“我们这支队伍就是一支研究地学的科研队伍。”刚刚获得四川省技术学科带头人称号的该局化探队总工程师唐文春也说:“我们队每一阶段的发展都是依靠科技的支撑与思维的创新取得的。无论今后队伍怎么走,科技创新这把‘利剑’不能丢。”
  在四川省地调院信息中心的一间房里,20余个移动硬盘被小心保管着,这些不起眼的“黑盒子”在四川地矿人眼里,比黄金还要珍贵,因为它们是四川省地矿局60余年科技成果的承载单元。
  半个多世纪以来,四川地矿人走遍巴山蜀水,承担了全省95%以上的基础地质调查工作,在此基础上进行综合研究,编写了以《四川省区域地质志》《四川省区域矿产总结》《四川省矿产资源潜力评价成果报告》为主的系列工作研究成果,大大提高了四川省的地质研究程度,为找矿勘查、科学研究和国民经济发展提供了详实可靠的基础材料。
  利用这些资料,结合现代信息技术,四川地矿局正在建立四川省地质数据库。“数据库最先完善的是基础地质资料,目前已收齐了全省所有的中小比例尺地质数据及相关资料。”四川省地调院副院长文辉打开计算机,一个个文件夹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四川省李家沟超大型锂辉石矿床的发现及找矿勘查技术研究》是找矿工作遇到瓶颈时,四川地矿局研究找矿新方法、新技术的见证,项目成果分别获2015年国土资源科学技术一等奖及2016年四川省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九寨—黄龙核心景区资源及生态地质环境可持续发展综合应用研究》为九寨沟黄龙景区的永续利用提供了理论支撑和技术保障,项目课题报告的八项科技查新记录填补了国际上的研究空白,获得了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科技工作是事关全局生存发展根基的大问题。”王建明多次谈及科技工作的重要性。近年来,秉持人才立局、科技强队发展理念,四川省地矿局大力发展科技创新工作,局党委提出的“五个地矿”建设中把“科技地矿”建设摆在了首位。
  在厚积的沃土上,各类科技创新平台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建立,四川省地矿局的科技创新工作吸引了全国的关注。稀有稀土战略资源评价与利用四川省重点实验室在该局挂牌时,中国工程院院士孙传尧评价道:“这将为四川乃至全国稀有金属和稀土资源开发提供技术支撑。”
  平台正在搭建,人才正在汇聚。2018年2月,王建明郑重地把聘书交到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的手上,聘请他以及其他4名院士在内的11名专家为局科学技术委员会特聘顾问,入库该局专家库。目前,该局专家库达334人,已在科技创新机制建设、地灾巡排查、人才评价等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如今,储藏在四川省地调院信息中心的地质数据正在发挥作用,以往无法攻克的难题,随着前沿科技的进步正在被瓦解。“比如一直无法形成的数据共享机制,借用现在热门的块链算法,我们找到了突破方向。”文辉介绍到。
  四川地矿局看到了“互联网+地质”的广阔空间,正在整合全局地质数据资源,打造四川省地质大数据平台。
  “一带一路”的地质尖兵——
  坚持“走出去”扩大发展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科托水电站引水隧道胜利贯通,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比预计时间提前了整整一年……这一幕发生在2017年2月6日,巴基斯坦境内四川省地质集团公司总承包7.7亿元的科托水电站施工现场。
  而这一项目的取得正是四川地矿人积极响应“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具体实践成果。近年来,四川省地矿局积极实施“走出去”发展战略,一是走出省界,二是走出国门,通过自身实力开拓地质市场和新的领域。四川省地质集团公司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在巴基斯坦开展的项目,仅保证金就高达9000万元。集团公司党委打破行业壁垒,联合国内外水电水利等方面的中坚力量,形成了抗风险力强的四方联合体,最终拿下7.7亿元的科托项目。
  继科托之后,他们又在2015年、2018年分别拿下9.9亿元的拉威水电站建设项目和3亿多元的塔尔煤矿土石方工程,成为四川在巴基斯坦开展合作的翘楚,受到省政府的高度评价,四川省商务厅先后两次向集团公司奖励补贴327万元;同时,将四川省驻巴基斯坦商务代表处的牌子挂在了集团公司项目部。
  2017年11月,四川省地矿局局长王建明专程出访柬埔寨、巴基斯坦,与两国相关领导在广泛合作上达成共识,促成了一些重大项目的“种子”落地发芽:2018年8月1日,集团公司针对柬埔寨饮用水全部依赖进口的现状,积极沟通合作,取得了在该国地下水和矿泉水勘探许可证。此外,该局在老挝、几内亚、安哥拉都有着稳定的市场并取得了可喜成效。
  2013年~2017年,四川省地矿局共有12个地勘单位和企业申办了国外总承包工程资质,共有16个地勘单位在澳大利亚、巴基斯坦、老挝、缅甸、印尼、蒙古等27个国家或地区进行矿产资源勘查、工程勘察、水电站建设和打井供水等,共计135个海外商业性项目,合同总金额达22.34亿元,实现收入4.522亿元。成立海外合作公司和独资公司9家,在海外独立或合作拥有探矿权17宗,分布在老挝、缅甸、塞拉利昂、莫桑比克等国家。
  “我们要在矿产资源开发方面加强与东盟国家广泛合作的力度,积极参与国际产能合作和重大项目开发建设,同时瞄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趋势,逐步进入其地质延伸业、建筑施工业和产品制造业,不断开发新的市场,在贡献四川地矿力量的同时塑造四川地矿形象。”王建明踌躇满志地说。
  情系百姓安危——
  坚持勇挑重担专业排险治灾
  10年前的汶川“5·12”地震,四川省地矿局用一张遥感解译图在整个救援工作中写下了厚重的一笔。
  当时,都汶路受损,所有的救援力量都被堵在了都汶路口。四川省地矿局利用飞机在都汶路上空进行航拍,共拍摄了数千张航拍照片。40多名遥感技术人员连夜奋战,次日一早便将一张解译图送达了指挥部。图像显示,都汶路两侧分布着351处地质灾害,要想在短时间内打通道路几乎不可能。绕行!指挥部及时调整救援路线,确保救援力量以最优方案路线快速到达震中。
  2006年,四川在全国率先提出并实施地质灾害避让搬迁工程,涉及全省179县45万人,四川省地矿局担当主力,在全国开了变被动治灾为主动防灾的先河。
  汶川震后10年间,四川更是地灾频发,2010年,映秀、绵竹泥石流;2013年,雅安庐山“4·20”地震;2017年,“6·24”茂县叠溪垮塌、九寨沟“8·8”地震……四川省地矿局不负重托,一次又一次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挑战中淬炼,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排危抢险队伍,“地矿铁军”的称号由此被叫响。
  文家沟泥石流,8000多万立方米的松散堆积物像盘卧在山顶的巨兽,随时都有可能咆哮着吞没山脚下的青平乡,数千人的生命安危全都寄托在泥石流治理工程上。临危受命,四川地矿局在总结前人的实践中创新提出“水石分治、固底护坡、拦挡停淤、监测维护”的方案,通过了专家评审组40多次的严格审查。随即,这支“地矿铁军”不分昼夜,鏖战寒冬,硬是赶在了次年汛期前完成工程项目,工程历经多场大暴雨考验,均毫发无损。
  “8·8”九寨沟地震后的景区地灾治理工程,被誉为在珍宝上“雕刻”的生命工程,四川省地矿局承担了景区内首期全部89处地灾点的治理任务。从勘查设计到工程施工,小到对一张防护网颜色的精心选择,大到反复推敲主体工程如何实现完美“隐身”,四川省地矿人深化生态保护意识,哪怕对景区内的一草一木都小心呵护,为景区织了一张“隐形”的安全防护网。
  查灾、治灾、防灾,四川省地矿人与时俱进,不断实现自我超越,地灾防治技术水平不断提升。
  无人机倾斜摄影、计算机数字建模等先进技术手段被综合运用到地灾监测工作中,通过远端计算机平台,就能实时监测到地灾隐患点的各项数据,而全息沉浸式体验设备,能让决策者不需要到达现场,就能身临其境的看到地灾现场的情况。
  百姓冷暖记心头——
  把民生作为地质工作重点
  在中国地质博物馆保存着一份特殊的作品,这就是一部由地处红层区的四川井研县1000多户农民代表签名书写的千言感谢信,信中以朴素的语言由衷感谢共产党为他们做了一件贴心窝的事情,让他们从此告别了几代人为水所困的苦日子……
  而这项被四川省委列为当年十大民生工程之一的红层找水打井工程正是四川省地矿局承担完成的。
  “下雨水成河,日晒路破脚,吃水靠担担,用后不许泼”是地处四川省红层地区农民祖祖辈辈缺水的真实写照。因为缺水,一些革命老区一年的县财政总收入才5000多万元……缺水,已成为四川省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制约因素,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一大障碍。
  四川省委、省政府将解决红层地区农民缺水问题列为头等大事,四川省地矿局更是把这当作“一号工程”来抓,并挤出资金开展红层找水的科研工作。
  红层区无水可找,已被历次的水文地质调查定论。然而,当面对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和满目苍痍的土地,水文地质队员发誓,一定要让他们喝上放心水。
  改革就是要创新。“集中供水不行,就分散供水”。经过反复论证和试点,一户一井的供水模式在红层区推广开来。2004年,省政府与中国地调局签订了合作协议,共同出资5000多万元为农户解决有关补贴,这样一来,一户仅出资300元左右就可实现庭院式自来水的愿望。
  闸刀一合,泉水直接从辅设在灶台的水龙头中涌出,射洪县龙凤村的邓大姐激动地说:“几辈子没有实现的事,在我们这辈人实现了。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地质专家为我们打出了救命井!”
  据统计,红层找水历时7年,找水打井200多万口,解决了1000多万人的饮水困难。即使在遭遇50年一遇大旱的2010年,红层找水工程也经受住了考验,成了农民的救命水,受到百姓的高度评价。
  红层找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开创了21世纪找水新理念,并在现场召开经验交流会推广。四川省地矿局不断总结经验,扩大战果,又将这一找水理念运用到藏区大骨节病、包虫病安全饮水中,运用到云南、山东等地的抗旱中,解决了更多农户的饮水问题。“民心工程”“德政工程”在广大农村塑起了一座座党和政府为民的丰碑。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