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通知

国际黄金市场发展趋势与国际局势及供需情况息息相关

2019-11-06 10:21:3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从今年6月开始,国际黄金价格快速上涨,从长期徘徊的1250美元/盎司暴涨到1500美元/盎司,并从7月起,在经历了中美贸易摩擦、沙特油库爆炸、英国脱欧等一系列的贸易争端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影响,仍在1500美元/盎司左右徘徊。但有观点认为,金价开始进入新的上升期。
  那么金价是否还会重回从2000年起至2012年长达12年的上涨周期?金价的下一个高点又会到什么价位?国内黄金企业走出去拓展新市场更关注什么?在国内生态文明建设要求不断提高的背景下,如何实现黄金企业的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吕晓兆在接受《中国矿业报》记者采访时就上述问题做了详细阐述。
  国际黄金市场发展趋势与国际局势及供需情况息息相关
  金价上涨对黄金企业和矿业企业的发展均有正向刺激作用。预测黄金矿业企业的发展前景,研究一段时期内黄金价格的变化规律是不可忽视的参照因素。
  “从1969年至2019年的50年期间,大趋势上,金价经历了两次上涨期,两次下跌期,以及两次振荡期。且进入2012年以后的周期均非常短促,大概就是2-3年,这应该和我们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有关。”吕晓兆从国际金价变化的角度分析,2019年有可能进入第三次上涨期,也或许是振荡期。他表示,全球各大券商、投行对金价的预测基准线大约是1350美元/盎司,低于现价,但金价未来持续上涨充满不确定性,也存在金价下行风险。
  黄金的价格另外的决定性因素在于市场供需的变化。汇丰银行分析过去几年黄金的供需情况显示,2014年至2018年,黄金一直供大于求;预计2019年和2020年仍然是供大于求。渣打银行2019年9月12日发布的黄金市场分析报告中,关于供需的结论与汇丰银行的报告基本相同——供应始终略高于需求,金价上涨没有支撑。
  黄金价格变化在短期内并不能直接从黄金的矿山生产供应端反应。对此,吕晓兆表示,从矿业的特点来看,黄金的供应大部分来自矿山,其供应的确定性相对较高,而黄金的工业需求不高,且较稳定,所以黄金的需求弹性主要取决于多变的市场和投资心理。
  国内外黄金企业并购频繁
  近年来全球企业并购包括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持续火热。根据贝恩咨询发布的《2018年全球并购市场年度报告》,2018年全球兼并收购的总金额达到3.4万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11.5%。但受到全球政治不确定性攀升、相关监管趋严等因素阻碍,海外并购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降温。而这种影响于矿业领域并购尤甚。伟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企业与并购业务负责人张钊称,能源、采矿依然排名第一,达到375亿美元,约占全部海外并购的40%。科技排名第二。
  但商务部公布的近年来中国采矿业对外直接投资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国内采矿业海外并购金额、并购数量和全行业占比的数据均大幅下降。海外投资降温已经持续多年,而近期的金价上涨被寄望于将矿业海外投资重新暖起来。
  从国际黄金市场近年的并购情况看,规模最大的并购为纽蒙特黄金公司和加拿大黄金公司的合并案,总交易价值达到127亿美元。并购后,纽蒙特一举成为世界最大黄金公司。前世界最大黄金公司巴里克和兰德黄金公司的合并案成为第二大合并案,交易价值达到54亿美元。吕晓兆分析称,为了争取规模上的优势,巴里克极有可能还会有后续的并购案。国内很多公司都参与过竞标的印尼马塔比项目,最终交易价值达到11.5亿美元。被巴里克黄金收购下市的阿卡西亚公司,交易价值达到3.62亿美元。巴里克曾经要价30亿美元,拟出售给中国黄金。
  近年来国内黄金公司最大海外并购当属紫金矿业并购拿扶桑资源,交易值12.4亿美元。其次是山东黄金9.6亿美元并购巴里克的贝拉德罗项目。2017年10月,赤峰黄金开始对老挝塞班金铜矿正式进行尽职调查,并于2018年11月以2.75亿美元现金完成交割。近两年,中国黄金公司海外并购金额不大,相对保守和稳健。
  分析未来并购趋势,吕晓兆倾向于更乐观的前景,“也许近期我们能够看到有公司刷新这个并购记录。”但在他看来,“一个好的资产在完成并购以后,只成功了30%,还有70%在运营管理、社区关系、宗教文化、地方政治等方面需要注意。”
  吕晓兆表示,能决定并购成功更重要的部分在于后续的资源开采和运营管理,而影响一系列环节执行的因素包括项目所在国的民族主义风险、成本控制风险、社会责任风险、劳工短缺风险、项目执行风险、价格波动风险、基础设施风险、欺诈行贿与贪腐风险等多重不确定因素。在并购前需要充分考虑,在并购后更是要认真管理和应对。所以,对于一个以开发资源为目的的公司来说,“矿业企业需要首先提高自身的发展质量,才能拥有足够的底气与信心‘走出去’。”
  对此,有分析称,尽管中国和目标国家的政府政策发生了变化,但中国似乎仍然对海外并购抱有强烈的兴趣,而且在2019年及以后的交易机会仍然可能很多。
  针对当前国际黄金市场的并购风险和机遇,吕晓兆表示,鉴于当前国际形势以及供需预测情况,未来金价走势仍不明朗。较高的金价假设和估值为行业和并购带来了系统性的风险。而在产黄金公司股票的估值达到1.5倍每股净资产,溢价收购上市公司,相对收购项目有更高的风险,但如果暂停并购可能失去金价继续上行的机会,目前是一个两难的局面。黄金勘探公司的估值目前仍有机会,根据RBC的研究报告,目前资源价格平均约为56美元/盎司,2018年为42美元/盎司,2017年为59美元/盎司。所以,综合多重因素,目前更值得关注的并购收购目标在于欠发达或中等风险国家的在产项目,并应考虑尽可能从资产层面收购。
  企业海外拓展战略想要的不只是资产
  早在2015年,赤峰黄金就将目光投向海外,寻找优质矿山或项目并购机会,并寻找时机使海外资产适时进入国际资本市场,通过综合提升实力,打造中西合璧的新型国际化管理模式,逐步成长为全球领先的大型黄金矿业公司。
  对并购项目目标区域,赤峰黄金更多地关注中国周边、一带一路周边以及投资政策相对稳定的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南美部分国家和风险可控的非洲国家。
  塞邦矿位于老挝的中南部,曾经是东南亚最大的矿山之一,鼎盛时期占老挝GDP7%,为老挝贡献过14亿美元的直接收益。从2005年至2013年期间,塞邦矿曾金铜并产。最初是力拓发现,后来被欧西安娜收购,该公司后更名为OZ矿业,之后OZ矿业公司被五矿收购,至去年再次被赤峰黄金收购。
  塞邦矿在被赤峰黄金收购以后,各界对塞邦矿的现状和未来还是有比较高的关注度。目前,塞邦矿年产约7万吨阴极铜,处理能力300万吨/年,且从人员构成、环保标准及社区关系等方面也已跻身国际化大型矿山行列。
  收购老挝的塞班铜金矿是赤峰黄金迈出国际化的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下一步,将延续塞班铜金矿的铜矿生产周期,同时积极恢复金矿生产。目前,正在开展金矿选冶方面的研究,推进选厂改造,计划明年年底恢复金矿生产。”在吕晓兆看来,塞邦矿对于赤峰黄金的意义不只是一座矿山,“通过塞班铜金矿,赤峰黄金培养并锻炼出一支国际化管理运营团队,另一方面积累了成熟的国际化矿业开发经验,反哺赤峰黄金的未来发展。”吕晓兆说。
  向内发展需要补齐短板多元并进
  2012年上市之初,赤峰黄金的主营业务为黄金采选与销售,属于矿业产业链的上游。随着企业的发展,赤峰黄金收购了从事有色金属资源综合回收利用业务的湖南郴州雄风科技及主业为废旧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的安徽广源科技,向矿业产业链下游延伸,以求有效分散经营风险。
  近期,赤峰黄金拟收购瀚丰矿业,以期获得成熟的与铜铅锌钼矿采选业务相关的完整产业链,扩大铜铅锌钼业务规模,改善矿产采选过度集中黄金的状况,分散单一资源品种价格波动风险,缓解上市公司后续资源的接续压力。“这将推进赤峰黄金从‘以金为主’转为‘以铜金为主、兼顾多金属’的发展战略,也意味着赤峰黄金开启了多元化发展路线。”
  近两年,生态文明建设对矿业企业提出更多更高的安全环保要求,短期内对许多不达标企业造成生产影响,产量不同程度下降。
  对此,吕晓兆认为,安全环保标准的提高有利于促进我国矿业企业,尤其是黄金生产企业不断完善自身的基础设施,提升安全环保投入,加强科技创新,推进企业的转型升级,从而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并助推企业“走出去”。“虽然从表面来看,近年来我国黄金产量持续下滑,矿业形势仍旧严峻,但是行业集中度却在显著提升,未来中国矿业的形势必然会更好。”吕晓兆表示,随着我国矿业企业的发展质量不断提升,企业在应对“走出去”的抗风险能力也在不断提升。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