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技能大赛

全球市场中的铜、铅、锌、镍矿走势

2018-04-10 09:13:37   来源:界面

  随着经济高速崛起,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有色金属市场的晴雨表。2017年中国十大有色金属(铜、铝、铅、锌、镍、锡、锑、镁、海绵钛和汞)产量高达5377.8万吨,其中铜产量889万吨、铝产量3227万吨、铅产量472万吨、锌产量622万吨、镍产量42-45万吨。只要中国金属冶炼出现波动,全球有色金属市场就会“感冒”。
  在全球化时代里,中国金属冶炼所需要的原料,大部分来自国际市场。国际矿业市场的走势,直接影响着中国金属冶炼成本。为帮助业界了解美洲主要矿业最新走势,“加拿大矿业沙龙”邀请中国瑞林工程美洲市场高级顾问江传瑜先生,分享了他的了解和判断。江先生走过全球几十个冶炼厂,对美洲矿业尤其是金属冶炼,有着精到的观察和体验。
  铜矿
  智利是世界上最大的矿产铜国家。2016年,智利生产矿产铜557万吨,秘鲁235万吨,中国仅有140万吨。但是,中国在金属铜方面,则是无可争议的“老大”。2017年,中国金属铜产量847.7万吨,排名全球第一,较智利高出580多万吨。江先生表示,这意味着中国铜精矿需求量非常大,智利等国家的矿产铜差不多都运到中国了。
  自从中国提出“去产能”以来,很多金属需求都急剧下降,冶炼行业进入寒冬。但是,由于房地产、电力、汽车、能源等离不开铜产品,中国铜冶炼行业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相反,很多地方还在马不停蹄地建造新的铜冶炼厂。这表明,中国铜消费仍然强劲,铜精矿需求量仍在上升,国际铜精矿继续处于卖方市场。
  但是,大家应注意到,经过几十年旧厂改造或新建项目,中国铜冶炼工艺技术不断提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部分甚至达到领先水平。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美国、智利铜冶炼工艺领先全球。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犹他州的Kennecott铜冶炼厂,最早采用了“双闪技术”(闪速熔炼和闪速吹炼),可时至今日,采用这种先进冶炼工艺的其他3个铜冶炼厂,已全部在中国。而且,中国还在建设新的“双闪”项目。
  中国铜冶炼行业在装备制造、工程建设方面,已经无可争议地走在了世界前列。几十年前,中国铜冶炼需要向美洲学习,现在智利、美国等地冶炼厂改造升级,已经出现优先聘用中国工程公司的趋势。西方的许多铜冶炼厂,在过去20年中不断关停,比如加拿大过去有霍恩冶炼厂(Horne)、盖斯佩(Gaspe)冶炼厂、奇德三菱炼铜厂、哈德逊湾(Hudson Bay)四大铜冶炼厂,现在只剩霍恩冶炼厂。美国也关停了马格马(Magma)等冶炼厂。因此,西方工程公司在铜冶炼项目上,缺乏足够的工程经验,只能聘用中国工程公司。江先生认为,中国冶炼工程设计服务、设备服务走出国门,正是时候。
  铅锌矿
  在过去一年中,铅价震动幅度较大。受美联储加息、中国强化环保等因素影响,需求市场不稳定,铅价第二季度从高位下跌,第三季度强势反弹,第四季度又大幅回落。江先生表示,目前来看,铅酸蓄电池消费增长乏力,可能会对铅价形成拖累。2018年,铅矿和金属都可能会出现小幅过剩,铅价表现偏弱。现在铅价在2400-2570美元之间窄幅震荡。
  与铅价相比,锌价走向较为稳定。江先生指出,2017年锌价虽然没有像此前那样直线上涨,且在第一、二季度出现20%的回落,但是从第二季度开始,由于锌矿紧张、中国经济好于预期,锌价不断走高,11月1日创下年内3326美元的最高点。这一价格已远远突破2010年以来震荡区间的上轨,回到了金融危机之前的高价区间。
  江先生预测,2018年锌矿供应紧张的局面将有所缓解,但上半年仍然可能整体趋紧。锌锭库存处于历史低位,并将在2018年继续下滑,同时嘉能可加强了对海外锌矿资源的控制力度。在这种背景下,锌价应该会整体延续较为强势的表现,并在某个时间点再创新高。至于什么时候出现新高,则取决于中国经济表现。
  如果锌矿供给端继续不及预期,中国环保力度进一步加大,锌价有望继续保持其强势表现,甚至会长期延续。但是,如果锌矿新增供应,如市场预期那样一一兑现,且锌矿供给年末缓解,锌价在2018年的高点,则有可能成为拐点。2018年锌价具体会走向何方,需要持续关注。
  多年来,中国锌冶炼能力雄踞世界首位,去年产量达到622万吨。然而,中国将近90%锌电解(电积)用的都是小板(1.13m2)电积,靠人工剥锌,劳动强度大,生产现场环境差。江先生认为,随着中国出现劳动力短缺以及环保力度加强,小板机械化、大板3.2m2(或超大板3.6 m2)自动剥锌,将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
  镍矿
  全球镍储量最大的国家,依次是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新喀里多尼亚、古巴、菲律宾、印尼等,加拿大排第9位,中国排第10位。2015年,全球镍矿产量最多的国家,则分别是菲律宾、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等,中国排在第8位。
  最近十年来,中国镍矿产量较为稳定,基本上保持在7-10万吨之间,仅占全球镍矿产量的3.8%-5.7%。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精炼镍产量巨大,2007年至2013年持续增长,达到近70万吨,此后逐渐回落,2017年为42-45万吨(其中电解镍仅为大约15.84万吨)。
  最近五年来,中国精炼镍产量占全球产量的20%-40%。江先生表示,这意味着中国镍矿缺口较大,必须从国外大量进口。2013年,中国镍矿进口高达63万吨(含镍)。
  2014年以前,中国主要从印尼和菲律宾进口镍矿。2014年后,由于印尼限制镍矿出口,改为主要从菲律宾进口。菲律宾镍矿占中国镍矿进口总量的90%以上。
  中国进口镍矿,主要是为了满足不锈钢生产需求。众所周知,约80%的镍用于不锈钢生产,中国不锈钢消费巨大,直接推升了镍需求,包括电解镍、NPI(低品位镍生铁)、镍铁合金等。镍矿可分为红土镍矿和硫化矿,相对来说,前者成本偏低。因此,中国进口镍以红土矿为主,相关生产工艺也突飞猛进,比如以RKEF工艺生产镍铁,以HPAL(PAL)工艺生产电镍电钴等。中国著名的红土矿项目有中冶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投资的瑞木冶炼厂,中色在缅甸投资的达贡山冶炼厂等。
  江先生指出,就国内镍产量的分布来看,低品质镍生铁(NPI)最近两年得到了较好控制,与2013,2014年比,产量回落较大。但长远来看,由于中国镍资源有限,只有(甘肃金昌,吉林磐石)几个矿,中国镍原料短缺的格局不会改变。红土矿的进口市场依旧庞大,冶金技术和装备的提高,仍然是冶金工作者的重要任务之一。
  由于纬度高、近北极,加拿大镍矿以硫化矿为主。安大略省萨德贝里(Sud Bury)有两座世界著名的镍冶炼厂,分别归属于巴西淡水河谷(Vale)和嘉能可集团。中国金川集团、吉恩镍业与他们曾经有过技术交流。中国在镍扣、羰基镍等技术和设备上,与加拿大镍业存在一定合作空间。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