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通知 动态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媒体声音
品牌会议

中国深海油气勘探开发走过的十年

2017-12-06 10:58:01   来源:中国矿业报

  “近年来,全球重大的油气发现全部来自深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副总经理徐可强,在11月下旬召开的“2017年深海能源大会”上说。
  2000年之前,深海的油气产量基本为零;2010年,产量占比达到8%;2020年深海产量将达到13%。深水已经成为世界油气储产量的重要接替区。
  目前,中国在南海深水区共发现13个大中型油气田,累计发现天然气探明储量3000亿立方米,原油探明储量6829万立方米,可实现价值4047亿元。
  从2006年中国第一个大型深水气田荔湾3-1诞生,到2017年南海深水区“可燃冰”试采成功,中国深海油气勘探开发走过了十年。
  “交错领跑”
  “过去十年,中国在深水装备领域,特别在深水钻井装备,不仅在数量上实现了零突破,而且在各领域平台实现跨越,首次订单量占同期全球市场的25%。”此次大会上,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感慨。
  中国南海是世界四大油气聚集地之一,油气总地质资源量350亿吨油当量,天然气水合物(又称可燃冰)资源量大约640亿吨油当量。其中,70%蕴藏在深水区域(水深大于300米为深水,大于1500米为超深水)。
  2006年前,“中国还没有一座自己设计、适合南海作业的深水钻井平台,南海开发仅限于不超过三百米的深水区域”。张国宝表示,当时中国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完全是零基础、零经验、零装备,技术与装备掌握在少数几个发达国家手中。所以,南海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采取了与国外公司合作的形式。
  这一现状直到“海洋石油981”的出现才得以改变。2008年4月,中国首座自主设计、建造的第六代深水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开工”开工建造;两年后,平台顺利出坞,开始进行海上测试;2012年,测试完成,正式投入使用。
  2014年8月18日,“海洋石油981”在南海北部深水区陵水17-2-1井测试获得高产油气流,地质储量超过千亿立方米。
  这项测试创下三项“第一”:中海油深水自营勘探获得了第一个高产大气田;“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第一次深水测试获得成功;自主研发的深水模块化测试装置第一次成功运用。
  “井口喷出火苗的那一刻,就像把孩子从产房里抱出的那种感觉,很自豪。”“海洋石油981”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目前,随着“海洋石油981”、“海洋石油201”深水铺管起重船、“海洋石油720”深水物探船以及“兴旺号”钻井平台等深水装备相继投入使用,中海油已拥有18船规模的“深水舰队”,具备从物探到环保、从南海到极地的全方位作业能力。中国成为南海周边唯一可自主进行深水油气资源开发的国家。
  张国宝表示,中国海洋装备在细分领域已经开始迈入全球第一。在海洋开发方面,中国不仅有了专业保障,在很大程度改变了全球海洋格局。“我们已不再是被动跟跑,而是形成了交错领跑的局面”。
  因为推进优化设计和国产化技术应用,中海油深水油田流花16-2/20-2开发投资降幅达到25%。
  杨华在此次“深海能源大会”上表示,中海油桶油成本已经从70美元/桶降至40美元/桶,桶油发现成本处于近10年最低。
  “不过,在主要设备上我们与美欧企业还有一定差距。”张国宝表示。
  作为深水油气勘探开发五大技术之一,中国在深水立管技术领域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大约为12年。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海上救援能力、应急能力总体仍然处于空白状态。
  多位参会人士表示,中国深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首先要自主创新和国际合作相结合,学习借鉴国外先进技术,避免闭门造车。
  其次是创新海洋石油工程的技术开发模式。不能依赖国家为主要投资主体的发展方式,企业要依托研发项目,科研公司和油服公司共同合作,推广旨在解决具体问题的实用型研发模式。
  陆海并举
  今年5月,位于中国南海神狐海域的“蓝鲸1号”钻井平台上,一束橙色火焰喷薄而出,标志着中国在水深1266米的“可燃冰”试采成功。该井连续产气60天,累计产气超过30万立方米,刷新了世界纪录。
  “南海海域‘可燃冰’试采成功,使中国在该领域成为全球领先者。“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下称中石油)副总经理汪东进在此次会议上表示。
  11月16日,国土资源部宣布,“可燃冰”成为中国第173个独立矿种。
  汪东进表示,“在深海油气领域,中石油目前还只是参与者。”中石油计划用5-10年,在深海油气勘探方面从“参与者”成长为“作业者”。
  长期以来,中海油是中国海洋油气勘探开发的唯一生产商。2004年,中石油第一次获得了海上油气勘探开采许可证,从陆地走向海洋。2011年前后,在浅海的基础上,中石油进军深海。
  “中石油从陆上走向深海,是中国政府加快海洋强国建设的战略需要。我们总体是陆海并举的发展方向。”汪东进表示,“可燃冰”试采成功,“只是万里长征关键的一步,离商业化开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了进一步落实“可燃冰”资源、以及本身具有的开采难度之外,“可燃冰”对中石油提出了更多挑战。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守为介绍,目前中国“可燃冰”在基础研究和理论支撑方面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就“可燃冰”研究“可燃冰”,二是将其假想为常规油气藏。
  事实是,与常规油气藏不同,“可燃冰”85%以上是细砂粉砂和水合物,没有骨架结构,开采难度更大。
  此外,在技术攻关,包括钻井技术、工程装备、安全环保预警等方面,“可燃冰”比常规油气要求更为严格,相应的标准和规范还是空白,需要尽快建立和完善。
  与“可燃冰”刚刚起步相比,中国在深水区域的常规油气已经开始了商业化利用。
  2014年4月,由中海油和加拿大哈斯基能源公司合作开发的中国第一个大型深水气田荔湾3-1建成投产,年产30亿立方米天然气。此后,流花34-2、番禺34-1/35-1/35-2等气田投产,与荔湾3-1组成南海北部深水区域气田滚动开发的核心,形成了中国南海第一个深水气田群,年产能力50亿立方米,主要供应地为珠三角地区。
  如今,中国第一个自营深水气田陵水17-2气田群,在低油价下也实现了高效开发。
  民营企业也在伺机进入深水油气资源领域。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总裁陈秋途在此次大会上表示,华信能源将持续关注深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以开放的心态,与多方合作共同参与,适时获取深海油气资源。
  布局海外
  在加快提升国内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水平的同时,中国油企也积极向国外深水区拓展,一是为了获取丰富的油气资源,二是“取经”。
  目前,全球深水油气发现1178个,其中油田682个,气田496个。巴西、墨西哥湾、西非是世界深水油气资源的主要集中区域。
  “在墨西哥、巴西、西非、爱尔兰西海岸的深水勘探领域,我们都有布局。“徐可强介绍,“十三五“末期,中海油海外深水油气产量计划达到1000万吨规模。
  中海油海外的深水之旅始于2006年。当年,中海油收购尼日利亚OML130区块45%的权益,该区块的Egina油田水深1550米。
  十八大以来,中海油收购尼克森等一系列重大举措,使得海外产量大幅攀升,相继在墨西哥湾和圭亚那深水获得发现并开始开发建设。
  11月27日,中海油宣布,位于巴西的巨型海上油田Libra区块开始生产。Libra油田位于桑托斯盆地,西区探明储量100亿桶,平均水深2000米左右,是典型的深水盐下油藏。中石油与中海油分别持有该油田10%的权益。
  今年以来,除了Libra区块开始生产,中海油还接连中标了巴西Espírito Santo盆地ES-M-592区块和Santos盆地Alto de Cabo Frio Oeste区块。
  “这些成功有助于公司拓展海外业务,并为未来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中海油表示。
  如今,中海油基本完成海外布局:南美陆地区,东南亚区、北美非常规区、北海区和中东非洲陆地区等奠定了其海外石油开发的基础。2016年,中海油在海外的原油产量达到3142万吨,天然气产量为115.7亿立方米,年末海外资产达到39%。
  针对中石油的深海油气实践,汪东进介绍,通过和国际各大公司合作,公司已经进入了里海海域,非洲东部海域、墨西哥湾海域和巴西海域等。
  中海油表示,未来将建立3000米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体系和装备体系;加快推进深水工程高端设备和产品的国产化,打破国外垄断,形成自主开发能力;加快深远海应急救援技术体系建设;保持海外深水产量稳中求进。
  “挺进深海之路,我们才刚刚开始。“中海油董事长杨华说。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