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主要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通知 动态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媒体声音
会议报名

煤炭进口价格多取决于国内供需关系

2017-07-17 11:17:13   来源:中国冶金报

  在不考虑进出口煤炭品种差异、原煤产量统计口径差异的前提下,本文将煤炭净进口量与原煤产量之和称之为煤炭供应总量。煤炭供应总量的高低与原煤产量、煤炭进口量、煤炭价格密切相关。本文在分析原煤产量与煤炭进出口量的基础上分析近7年来煤炭供应总量的变化及煤炭价格的基本走势。
  今年4月、5月份原煤产量增幅连创近4年来新高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煤炭产量统计数据, 2017年3月份~5月份原煤各月产量同比实现了正增长,其中,4月、5月份原煤产量增幅连创近4年新高(见图1),并且是自2014年1月份以来原煤月产量同比首次连续3个月实现正增长。
  
  由图1可知,自2014年3月份以来,原煤月产量连续35个月同比负增长,其中,2016年4月份~10月份,原煤月产量同比下降幅度超过了10%,2016年6月份原煤产量降幅为16.58%,创近4年来的最大降幅。2014年、2015年各月原煤产量的下降主要源于原煤供应过剩、原煤需求下降导致煤炭价格甚至低于原煤成本价格,煤炭企业被迫主动减产;2016年原煤产量的下降则更多与煤炭企业强制性限产相关联。按照国发〔2016〕7号文件要求, 2016年全国所有煤矿按照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生产能力,即直接将现有合规产能乘以0.84(276除以330)的系数后取整,作为新的合规生产能力。同时,为防止超能力生产,保证职工正常节假日休假休息,原则上法定节假日和周日不安排生产。
  2017年2月份~5月份各月原煤产量虽然高于2016年同期,但仍低于2015年、2014年同期水平(见图2)。如2015年5月份原煤产量达3.09亿吨,比2017年5月份名义上高出0.12亿吨(非同口径比较)。鉴于当前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为150左右,依然比2016年价格指数最低点高出近30个点数,即当前煤炭价格尚处于历史同期高位,因此原煤产量还存在适当增产的空间。
  
  2017年1月~5月份全国原煤累计产量为14.07亿吨,同比增长4.3%。对近7年来各年度1月~5月份原煤累计产量进行对比可知(见图3):一是2013年~2016年各年1月~5月份原煤产量同比均为负增长,其中,2015年、2016年同比降幅超过了5%,2016年同比降幅甚至高达8.35%。二是2017年1月~5月份的原煤产量仅高于2016年同期水平,低于2011年~2015年同期水平,比最高年份2012年1月~5月份原煤产量下降了1.82亿吨,降幅达11.45%(名义同比,非同口径比较),表明2017年1月~5月份原煤产量仅是恢复性增长,与2012年等年份相比仍存在一定的差距。三是2012年~2016年,原煤产量总体呈下降的态势,反应出这几年煤炭消费量亦呈下降的态势。2017年1月~5月份原煤产量同比增长虽然止住了原煤产量下降的趋势,但却表明了我国煤炭消费量处于动态波动当中,因此个别年份煤炭消费量出现适当的增长亦属于正常现象。
  
  近7年煤炭进口总量对比:2017年1月份煤炭进口量同比增幅最大
  2014年1月份~2017年5月份各月煤炭进口量情况见图4。据图4可知:一是2014年2月份~2016年2月份,除2014年6月份煤炭进口量为2505万吨、同比增长12.1%外,其他24个月煤炭单月进口量同比均是下降,这一进口态势与同期的原煤产量态势基本一致,表明国内煤炭需求不足而供应能力过剩是导致煤炭减产及煤炭进口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其中,2015年1月份煤炭进口量为1678万吨,同比降幅达53.2%,是进口量同比降幅最大的一个月。
  
  二是2016年3月份~2017年5月份,除2016年4月份、7月份煤炭单月进口量同比下降外,其他13个月煤炭单月进口量同比均为正增长,而且增幅均超过了10%,其中,2017年1月份煤炭进口量为2491万吨、同比增幅达64.4%,是进口量同比增幅最大的一个月。而在2016年3月份~12月份,国内各月原煤产量同比均为负增长,表明当国内煤炭需求有所回升时,如果国内原煤产量在持续下降,则必然会促进煤炭进口量的大幅增长。三是2017年1月~5月份各月煤炭进口量虽然高于2015年、2016年同期水平,但依然低于2014年同期水平。鉴于2014年1月~5月份原煤产量大于2017年同期,可以判定2017年1月~5月份煤炭消费总量依然低于2014年,即2017年煤炭消费量仅是适度回升。
  2017年1月~5月份,煤炭累计进口量为11168万吨,同比增长29.6%。对2011年~2017年各年度1月~5月份煤炭进口总量进行对比可知(见图5):一是2017年1月~5月份的煤炭进口量仅高于2011年、2015年、2016年同期水平,仍低于2012年~2014年同期水平。与煤炭进口量最高年份2013年同期相比减少了2449万吨,下降幅度达17.99%(名义同比,非同口径比较)。但与煤炭进口量最低年份2011年同期相比增加了5480万吨,增长幅度达96.34%。
  
  二是2015年1月~5月份煤炭进口量同比下降38.2%,这一时期煤炭累计进口均价为63.92美元/吨,比2014年同期下降了16.03美元/吨,表明这一时期进口煤炭单价的下降并没有刺激煤炭进口量的增长,反而是国内煤炭需求下降导致煤炭进口量的持续下降,进而倒逼煤炭进口均价的下降。三是2012年1月~5月份煤炭进口量同比增长67.8%,这一时期煤炭累计进口均价为109.74美元/吨,虽然仅比2011年同期增长了0.26美元/吨,却是近7年当中煤炭进口均价最高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高涨的进口煤炭价格并没有抑制住煤炭进口量的高速增长,表明这一时期煤炭进口量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国内煤炭需求上涨所致,即需求增长带动了煤炭进口量的增长,同时拉动进口煤炭价格的上涨。
  煤炭进口量下降伴随着煤炭进口价格走低以及煤炭进口量增加伴随着煤炭进口价格走高现象的存在,表明当国内煤炭需求大幅增强、国内煤炭供应不够充足时,不管进口煤炭价格有多高,只要它低于国内煤炭价格,则国内市场就会有大量进口高价煤炭的动力;当国内煤炭需求大幅减弱时,尽管进口煤炭价格偏低,只要它高于国内煤炭价格,则国内市场就缺少进口低价煤炭的动力。因此,进口煤炭价格的高低更多取决于国内煤炭供需关系的转换。
  近7年煤炭出口总量对比:煤炭出口量与出口均价成显著正相关
  2017年1月~5月份,煤炭出口总量为465万吨,同比增长15.9%。对2011年~2017年各年度1月~5月份煤炭出口总量进行对比可知(见图6):一是2017年1月~5月份煤炭出口总量仅低于2011年、2012年同期,仍高于2013年~2016年的同期。与最高年份2011年同期相比,煤炭出口量同比减少了339万吨,下降幅度达42.6%。但与最低年份2015年同期相比,煤炭出口量增加了277万吨,增长幅度达147.3%。
  
  二是对煤炭出口量与煤炭出口均价的相关性进行测算,二者的相关系数为0.7,属于显著正相关,即出口价格越高,对应同期内的煤炭出口量越大。如2011年1月~5月份煤炭出口量为804万吨,是近7年来的最高值,同期煤炭出口均价为179.38美元/吨,亦是近7年的最高值。2015年1月~5月份煤炭出口量为188万吨,是近7年来的最低值,同期煤炭出口均价为107.37美元/吨,仅高于2016年同期水平,是近7年来煤炭出口价格的次新低。三是2012年~2015年,煤炭出口量呈逐年下降的态势,各年度出口均价亦呈逐年下降的态势。2016年~2017年,煤炭出口量连续2年保持增长,其中,2016年1月~5月份煤炭出口均价仅为75.04美元/吨,创近7年的最低值,但2016年1月~5月份煤炭出口量却高于2013年~2015年同期水平,且这一时期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在125上下波动,创近7年来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最低值,此时出口煤炭均价普遍高于国内煤炭价格,表明国内煤炭价格过度低迷反而助长了煤炭企业出口的动力。
  煤炭供应总量及煤炭价格情况
  煤炭供应总量情况。近7年各年度1月~5月份煤炭供应总量情况见图7。图7虽然显示的是近7年各年度1月~5月份煤炭供应总量的情况,但是可以基本反映各年煤炭供应总量的变化走势。
  
  据图7可知:一是2012年1月~5月份煤炭供应总量是近7年同期的峰值,从2013年起煤炭供应总量基本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并延续至2016年。二是2013年、2015年、2016年煤炭供应总量均出现了下降,但2016年1月~5月份的降幅达7.5%,远大于其他两个年度,主要源于2016年1月~5月份原煤减产幅度达8.35%,是减产幅度最大的一年,较2015年同期的减产幅度还高出2.32个百分点。三是2017年1月~5月份煤炭供应总量为15.14亿吨,仅高于2011年、2016年同期水平,表明现阶段的煤炭供应与前几年相比依然处于相对收缩的状态。虽然2017年1月~5月份煤炭供应总量同比增长6.13%,但同期原煤产量仅同比增长4.3%,但煤炭进口总量同比却增长了29.6%,表明国内原煤产量还有一定的增产空间。
  假定2017年全年煤炭供应总量增幅与2017年1月~5月份增幅一致,则可推算出2017年煤炭供应总量为38.32亿吨,依然低于2014年、2015年煤炭供应总量,其中,比2014年同期低2.7亿吨,比2015年同期低0.52亿吨。鉴于2017年1月~5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6.4%,增速较2016年同期增长了3.7个百分点;供电量同比增长6.8%,增速较2016年同期增长了5.2个百分点。如果这一态势在2017年下半年得以保持,则2017年煤炭供需形势与2016年基本相似,煤炭价格则不存在大幅下降的可能性。
  煤炭价格指数(CCPI)情况。2013年~2017年6月份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情况见图8。据图8可知:一是2013年1月~2月份,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为170左右,从2014年3月份起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呈现下降态势,并在2016年1月底创下近5年的最低值(124.7),可以说煤炭降价走势一直延续了3年。
  
  二是2016年2月~8月份,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开始缓慢上升,最高值曾达128.5;中国煤炭供应总量名义同比减少了7.5%左右。这表明减产不仅抑制了煤炭价格的进一步下跌,而且还推动煤炭价格止跌回升。三是从2016年9月起,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快速上升,并于2016年12月初达到162,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内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上升了30%。这表明煤炭价格的快速增长一方面与煤炭供应短缺相关联,另一方面与煤炭需求出现了快速增长相关联,如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5%,增速较2015年提高了4.5个百分点,直接带动2016年电力供应量同比增长4.5%,增速较2015年提高了4.6个百分点。这无疑会带动电煤用量的增长。四是从2017年1月初起,中国煤炭价格指数(CCPI)开始回落,并于6月初降至152.9,较2016年12月初下降了5.6%,但较2016年同期仍大幅增长了21.2%,并高于2014年、2015年同期水平。在此期间,煤炭供应总量名义同比增长6.13%,但并没有带来价格的大幅下降,表明现有煤炭供应总量与需求做到了动态平衡,从而促进了煤炭价格的平稳运行。
  总体来看,2016年煤炭价格的上涨及2017年煤炭价格的高位波动是煤炭供应量的适度控制与煤炭需求量增长两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需要指出的是在煤炭供应方面,进口煤炭在价格方面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如果国内煤炭企业限产力度过大,尽管短期内维持了煤炭价格的高位波动,但是煤炭进口量存在进一步增长的可能性,因此,国内煤炭企业要在价格与产量之间进行权衡。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