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会议通知

福建省安溪矿山环境治理缔造“茶乡”新未来

2019-05-08 14:29:07   来源:矿业报

  “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门窗不敢开。”这样的场景,过去常常出现在我国许多矿产资源丰富的县市。近年来,通过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思想,这些地区正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福建省安溪县就是其中闪耀的一颗。
  2018年GDP产值574.12亿元,财政收入50.12亿元,在全国百强县中名列第63名——这是“茶乡”安溪县交出的成绩单。“应该说,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就,石材行业所在地官桥镇、龙门镇成功的产业转型升级起到了非常关键的引擎带动作用。而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石材行业退出和矿山治理,得益于当地生态环境的改善。”在2019中国绿色矿山建设高峰论坛上,福建省安溪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苏提高作为地方政府代表之一,分享了他们的绿色矿山建设经验,并在会后接受了《中国矿业报》记者的采访。
  壮士断腕迎接新生
  安溪县地处福建省东南部,是山区大县和人口大县,有1000多年的立县史。
  苏提高介绍,改革开放以来,饰面石材行业成为安溪的支柱产业之一。其在为全县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带来了非常严重的生态破坏。当时,官桥、龙门作为石材矿山的主要区域,曾聚集了超过700家各类石材企业,晴天时粉尘满天飞,下雨时泥沙俱下,山下20多个村庄、1000多户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原本清澈的依仁溪也受到污染,几乎成了“牛奶河”,跌死虎、铁峰山、狮子寨、岩格尾等矿区“青山挂白”现象非常严重。
  “那时我们当地人经常说自己的家乡是‘印尼’(印泥)、‘英国’(雾都)。”“飞机上看到白花花一片的铁峰山,就知道到家了。”乍听之下的幽默,仔细想来却非常难受,有谁愿意自己的家乡变成这样呢?
  苏提高对记者表示,更为揪心的是,安溪距离泉州、厦门只有1个小时车程,本应是一方投资热土,然而因为恶劣的生态环境,许多优质企业不愿来、不敢来。
  为有效恢复和保护生态环境,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动能转换,2011年,安溪县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在福建省率先实现石材行业全面退出,共关闭石材矿山73家、石材加工企业637家。由此,安溪县财政一年要减少收入约1.5亿元,相当于当年全县财政总收入的1/10。全行业关闭退出后,矿山生态环境问题怎么办?全县的发展动力从哪来?成为摆在当地政府面前的现实问题。
  安溪县在系统分析后,看到了“一带一路”建设、互联网发展等有利时机,看到了全县丰富的旅游资源。而想要变发展包袱为转型优势,第一步就是彻底改变生态环境,盘活闲置土地资源。他们立即着手组织开展矿山生态恢复治理工作,在原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和省市的大力支持下,治理项目于2012年获准立项为国家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示范工程(以下简称“示范工程”),总治理面积约11.04平方千米,投资概算总额5.6747亿元,获得中央补助资金2.8374亿元。项目分三期实施,目前已经全部完成治理工作。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获批立项后,该县紧紧围绕打造“精品工程、惠民工程、效益工程”的目标,高点规划,因地制宜,精心组织,规范运作,成效显著,得到各级领导和群众的高度赞扬和肯定。
  “我们希望通过示范工程建设,能够做到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协调统一。”苏提高介绍,基于这个愿景,安溪县大胆跳出传统矿山环境治理活动中“为治理而治理”的单一思维,坚持治理与开发相结合原则,将项目设计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有机结合起来,将园林景观开发、旅游资源和茶文化挖掘理念贯穿于项目实施全过程,让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更好地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安溪县主要推行“三种模式”:一是变矿山迹地为耕地,二是变矿山迹地为农业综合体,三是变矿山迹地为生态景观。
  “从成果来看,应该说实现了五大目标。”苏提高介绍。
  一是消除隐患。通过治理,彻底消除山体滑坡、泥石流、水土流失等安全隐患,解除山下20多个村庄、1000多户群众生命安全威胁,全面改善人居环境。“如龙门镇洋坑村洋坑田角落重大滑坡地质灾害点结合治理工程,实施61户受威胁群众整体搬迁,彻底消除地质灾害威胁。”
  二是恢复生态。通过治理,矿山植被得到很好的恢复,“青山挂白”得到有效治理,山变绿了、水变清了。“经过修复的山头植被恢复情况非常好,有的已基本衍替到与周边原始山体浑然一体的效果,甚至看不出治理痕迹。”
  三是增加土地。通过治理,直接增加了大量的建设用地、耕地和林地。“依托示范工程,按照因地制宜的原则,我们一方面将坡面分级台阶建设成石坎梯田种植油茶,另一方面引导、鼓励当地农民利用矿山迹地开垦茶园,有效增加农民收入。”据介绍,目前已经开垦茶园1450多亩。这一做法得到原福建省国土资源厅的充分肯定,并在2013年4月福建省“矿山复绿”行动现场会上予以推广。
  四是社会效益优。按照“景治结合”原则,安溪将矿山迹地打造成观景凉亭、休闲公园等景观景点,成为了当地群众旅游休闲的好去处。“为什么要去阿里山,来我们安溪就好。”这是到铁峰山参观的群众的现身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示范工程取得的良好社会效果。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实现了当地的产业转型。过去,泛滥的石材厂占用大量土地,严重制约了安溪的发展空间。通过石材行业退出和示范工程实施,安溪县利用矿山迹地和石材厂等土地建设了中国国际信息技术(福建)产业园、厦门泉州(安溪)经济合作区湖里园、厦门泉州(安溪)经济合作区思明园、弘桥智谷电商产业园、安溪2025产业园等5个环保型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拓展了安溪经济发展空间,培育了新旧动能转换的动力引擎,加快产业向中高端迈进。预计5个园区可望给安溪带来500亿元的产值、近20亿元税收。‘腾笼换鸟,筑巢引凤’的战略意图落到了实处。”
  安溪的实践还将继续
  作为安溪石材行业退出和矿山治理全过程的亲历者,苏提高认为,示范工程是一项真正意义上的民生工程、造福工程,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思想的具体实践。
  “从过去的招商引资人家都不来,到现在可以从容地招商选资,安溪县的发展因为生态环境的良性转变,从被动走向了主动,走向了新生。”苏提高对记者说,“引用《福建日报》一篇报道的题目来概括,安溪真正实现了从吃‘石头饭’到赚绿色钱的转变。”
  虽然取得了诸多成绩,但苏提高坦言,当地生态环境治理仍需久久为功。“应当说,因资金有限,示范工程开展的主要是基础性的治理工作,如何巩固提升治理成果、深化项目美化亮化效果,挖掘和转化治理成果的潜在价值,更好地发挥其对当地经济发展的服务带动作用,更好地展现其对生态恢复治理工作的示范意义,有待我们进一步探索。而要做好这些工作,仅靠财政投入是不够的,需要全社会来共同参与,争取多向发力。”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