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全国矿业工作者日

资源城市再焕生态之春——河北邯郸市矿山生态修复纪实

2020-07-17 09:27:1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河北省邯郸市蕴藏有种类繁多的矿产资源,是全国著名的煤和高品位的铁矿石产区,被誉为现代“钢城”、“煤都”,拥有丰富的“两黑”——煤、铁资源。煤炭和铁矿石储量分别达到40亿吨和4.8亿吨。其中煤炭储量丰富,煤种齐全,煤质较好;铁矿品位高、有害杂质少、可选性好。此外还有较为丰富的非金属矿资源如铝矾土、耐火土、硫铁矿、含钾砂页岩、碳石等40种以上矿藏。
  邯郸市矿山废弃地环境治理历史欠账比较多,治理压力比较大,目前停产关闭矿山需要企业自行承担修复成本,责任主体灭失矿山主要依靠政府财政拨款。相关县(市、区)结合各自特点和实际情况,在治理模式、治理方法和资金筹措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并取得阶段性成效。
  峰峰:矿区变成风景区
  峰峰矿区建于1950年。截至2006年,峰峰矿区境内已探明的矿产资源有煤、铁矿石、瓷土、铝矾土、石灰石、大理石、石膏等30多种。
  近几年,峰峰矿区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提出“矿山变景山、矿区变景区”的修复目标,大力推进矿山关停取缔和露天矿山深度治理工作,极大改善了区域生态和矿山地质环境,探索出了一条老工矿区绿色转型的新路子。
  响堂山是太行山余脉,南北绵延将峰峰矿区分为东西两部分。因为拥有国家级文物响堂山石窟而闻名,也因石质条件好,全区一度有上百处石矿,山体也被挖得千疮百孔,植被破坏、生态恶化。
  2013年,峰峰矿区开始加快实施废弃矿山复绿复垦工程。通过自然资源部门和镇村联动、平整土地,对废弃矿山进行生态治理,周边的裸露矿山实施绿化,昔日废弃的矿山焕发勃勃生机。此外,在废弃矿山修复过程中,峰峰矿区形成了自己独到的模式,并取得良好的多元效益。
  吸引多元投资主体参与。对生产矿山,坚持“谁破坏、谁治理”,督促矿山开采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本着“投资主体多元化、治理工程项目化、治理过程规范化”的原则,采取财政投一点,对上争一点,企业拿一点,群众筹一点的“四个一”办法,多渠道筹集矿山修复资金。几年来,通过多种渠道筹资投入矿山治理达到3.6亿元。其中,以金隔太行为代表的国有企业,累计进行资金投入约2.56亿元,实施矿山及周边实施边界绿化、道路硬化、运输抑尘等治理。
  坚持统筹推进、全面提升。统筹矿山环境治理与生态建设、城乡发展,产业转型等工作,实现“一举多得”的综合效应。将矿区生态修复与采煤沉陷区治理相结合。对采煤沉陷区土地进行综合治理,治理面积达10平方公里,因地制宜,建设了占地600余亩的清泉公园。将矿区生态修复与产业转型升级相结合。通过取缔、关停和禁采等一系列综合措施,倒逼矿山企业转变发展思路,向绿色低碳环保的可持续发展方向转型。将矿区生态修复与拓展城市发展空间相结合。对适宜复垦的矿山废弃地,通过客土回填、削坡平整等工程手段和占补平衡政策,让一大批损毁土地恢复了利用价值。将矿区生态修复与乡村振兴战略相结合。鼓励和支持有实力的农业企业和造林大户,积极参与露天矿山修复治理工程,引导其种植中草药、经济林等,盘活“负资产”。坚持“矿山治理+旅游”思路,大力推进南响堂山矿山恢复治理工程,通过堆坡造景、沿山修路,植被覆盖,使昔日沟壑纵横、寸草不生的“光头山”变成了草木翠绿、环境优美的“林海山”“风景山”。
  武安:矿山遗迹变公园
  武安市曾是全国24个重点产煤县和全国四大富铁矿基地之一,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较多的露天矿山迹地,治理总量大、任务重、消耗资金多。
  近年来,武安市围绕打造国家级露天矿山生态修复治理示范区,遵循“宜林则林、宜耕则耕、宜建则建”的原则,构建“主体突出、多腿走路”的资金保障机制,先后投资2亿元,启动了70处露天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实现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发展。
  九龙山地处武安市区正东10公里,是邯郸主城区西部的一道天然生态屏障。曾经由于大规模煤矿开采,山体被挖得千疮百孔。从2017年开始,武安将矿山生态修复和文化旅游相结合,高标准打造九龙山生态新区,在关停“散乱污”企业、拆除违章建筑、整治渣山、填充废弃井筒的基础上进行了精细规划,通过填埋、重塑地形、覆土等进行山体修复,实施了地质灾害治理、造林绿化、水系疏通等工程,修复自然生态。九龙山生态新区规划总用地面积12平方公里,以自然地形地貌和山体绿化为基础,构筑了生态健康绿道和山地休闲运动区、生态修复示范区等独具特色的生态运动休闲区,目前已成为邯郸及周边群众休闲旅游的首选地。2019年,九龙山还成了第四届邯郸市旅发大会的观摩点。
  在推进矿山生态修复过程中,武安突出矿山主体责任,坚持“谁破坏、谁治理,谁开采,谁治理”的原则,对有责任主体的露天矿山,按照治理面积缴纳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基金,专项用来植树绿化。同时,他们还多方解决资金来源,在用好省级财政专项费用基础上,最大限度争取地方资金支持,将区域内多个连片矿区一并设计,一并施工,一并开展治理,打造环境优美、生态友好、地质稳定的“国家级矿山治理示范区”(淑村片区矿山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区)。充分利用“占补平衡”政策,实现经济、生态效益最大化。通过客土垫地、砌筑梯田等方式,将治理区大面积恢复治理成耕地,用于耕种小麦、玉米、核桃等,既实现生态循环发展,又为全市发展提供更多建设用地指标。仅淑村区域就有600亩土地可恢复成耕地,作为占补平衡指标,每亩可获14万元占补平衡指标费。
  符山:再造秀美山川
  符山铁矿始建于1959年,位于涉县西戌镇西戌村西一公里处,占地总面积6847.47亩,是我国第一座地下采矿机械化作业的铁矿企业,也是我国第一座露天开采和地下开采双开采生产的采矿企业。符山铁矿曾隶属中国五矿集团邯邢矿业有限公司。2016年,该矿整体移交涉县人民政府管辖,并由涉县鑫宝集团经营管理。符山铁矿发展模式也由此转变。
  重点打造的符山铁矿恢复治理工程,也是涉县将矿山治理与生态修复、矿山公园建设相结合,下决心真正走出一条矿山变青山、裸岩变生态、矿区变景区的绿色发展之路的“代表作”。按照规划,符山铁矿要综合开发利用矿产资源,以资源招商引资,快上项目,变废为宝,提升经济效益。同时,要贯穿符山铁矿区域修通一条高标准的圣福天路旅游专线,把符山铁矿打造成矿山公园和影视基地。
  为此,涉县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多途径筹措资金,包括争取上级专项治理资金,促进再生资源公司矿渣拍卖,确保环境治理有充裕资金支撑。同时也提出了要求:矿山治理要优化治理方案,优中选优,确保治理效果;要拓宽环境治理视野和思路,更新环境治理方式,采取多种方式进行治理,宜绿则绿,宜景则景,达到绿化、美化效果。
  符山铁矿曾因“采矿经济”留下巨大“生态赤字”,长达数十年的开采,使地质环境破坏严重,形成了多处矿渣场、露天采坑,岩石裸露、边坡不稳,整治任务异常艰巨。
  2018年10月,鑫宝集团召开符山铁矿矿山治理暨矿山公园建设动员会,以“消除隐患、生态修复、土地再造、景观打造”为总体思路,按照河北省地勘设计的治理方案,初步确立了各个裸露岩体、废渣场地,详细规划了符山铁矿各区域内的治理方案,明确采区在恢复原貌的基础上,对周围两侧的房屋进行打造设计;完善圣福天路两侧的景区设立,提高整体观赏性;对露天塌陷区进行垫土栽树绿化。
  为保证治理进度和效果,实现消除隐患、生态修复、景观再造与土地开发利用有效融合,河北鑫宝集团有限公司采取“工程治理+植被覆绿”的办法,通过分级削台、砌沟筑坎、推渣平整、客土回填、植树绿化等措施,对100万平方米的治理范围做到“全域治理、全域绿化”。对坡头过高、方量较大的渣堆,进行机械平整,分层砌出台阶,坡脚夯实垒砌挡土墙,锁住碎渣,然后覆土。对裸岩体进行打孔客土、撒播草籽。陡坡上采用鱼鳞板固定土壤,防止水分流失,确保成活率。同时,坚持生态林和经济林相结合,把握重点区域和关键节点,科学选择树种,提高绿化造林品质。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