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会议通知

矿山生态修复的“郏县样板”

2019-04-29 10:36:50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最美人间四月天,春风激荡绿满山。
  4月20日,《中国矿业报》记者在河南省郏县惊喜地看到,所有矿区内的生态修复工作接近尾声,一排排新栽植的油松、侧柏迎风摇曳,长势喜人。而在矿区外补偿地点——由平顶山富宇建材有限公司负责修复的茨芭镇中蛇山上,一层层梯田从山脚盘旋而上,新栽植的马尾松、山茱萸等树苗宛如一条条绿腰带缠绕在山间,与附近尚未修复过的一小片荒草丛生的山坡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是我们认真践行生态文明思想,创新矿山生态修复理念,探索矿山生态修复‘区内修复,区外补偿’新模式,政府、企业、社会共同参与的结果。”谈起这些变化,郏县自然资源局局长李政杰颇感欣慰地说,去冬今春,全县累计投入1.2亿元,对10个矿山企业开展恢复治理,建立了3个矿山生态修复补偿示范区,累计完成矿山治理及生态补偿区植树复绿20366.5亩,初步走上了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生态文明发展之路。
  理念创新探索新路径
  理念决定方向,思想决定行动,认识提供动力。对郏县来说,之所以在短短几个月内矿区环境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成为河南省生态修复的一个样板,关键是他们坚持理念创新,切实把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和绿色发展理念落到了实处。
  郏县现有矿山企业27个,其中煤矿2个、非煤露天矿山25个、生产矿山7个。与其他矿产资源城市一样,郏县在生态文明建设的推进中,也经历了一个阵痛过程。多年来,矿产资源的无序超强度开采,在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也给当地生态环境带来了严重损害。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和基础设施投入的加大,对建筑石料、碎石、水泥的需求日益增长,郏县矿山开采规模急剧扩大,生态环境破坏日益严重,采石场残垣断壁,满目疮痍。特别是开采形成的高陡边坡、矿坑、残留矿体,坡面岩层破碎,存在严重的崩塌地质灾害隐患,威胁当地群众和企业的生活、生产安全。
  “郏县的矿山管理,像全国大多县(市)一样,长年以来‘重开发,轻治理;只破坏,不修复’、‘历史欠账大、群众积怨多、政府公信力下降’。如果不从根本上扭转这种被动局面,郏县的生态文明建设将成为一纸空文,青山绿水也将成为穷山恶水。”郏县自然资源局局长李政杰上任伊始,就深深感受了生态环境保护的压力。
  与“只要有人类活动就会影响自然”一样,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必然会影响生态环境,在一些地方甚至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但是,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又离不开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仍然需要大量的矿产品来提供支撑。面对“两难”困局,郏县县委、县政府及自然资源局一班人陷入了沉思:如果保留矿山,必然会扰动生态环境,弄不好环保督察这一关过不了;如果关闭矿山,又会严重制约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美好生活成为了无本之木。
  生态不能不顾,发展不能不要。要坚持生态优先原则,寻求矿业开发与生态保护协调发展之路,切实在保护生态环境下实现矿业的高质量绿色发展。痛定思痛后的郏县县委、县政府果敢决策,在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基础上,经过多方调研、集思广益,确立了“生态立县”发展战略,提出了“绿满郏县、绿秀郏县、绿美郏县、绿富郏县”奋斗目标。
  按照县委、县政府的统一决策部署,郏县自然资源局创新工作理念,把保护生态与保障发展有机统一起来,以建设绿色矿山为核心,以创建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为目标,强力推进露天矿山治理和生态恢复工作。
  2018年11月19日,随着《郏县人民政府关于加强矿山环境治理生态修复工作的通知》的印发,一场没有硝烟、只能打赢不能失败的战争正式拉开帷幕。
  制度创新提供新动能
  要破解生态保护与矿业开发二者矛盾,走出一条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必须要加强顶层设计,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不断进行制度创新。
  郏县县委、县政府主动作为,积极主导,聘请专家团队,对郏县露天矿山全面诊治,并结合实际情况,按照“受损农地再利用、废弃矿山搞绿化”原则编制了《矿山地质环境恢复与综合治理规划》,同时督促指导全县矿山企业编制完成了《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方案》、《一矿一策综合整治方案》,聘请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一环境调查院为技术顾问,编制《郏县露天矿山矿区及周边影响区生态修复治理建议书》,为矿山绿化提供明确目标和科学依据,确保了矿山绿化“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体共治保生态”。
  在制度供给上,郏县人民政府印发了《关于加强矿山环境治理生态修复工作的通知》,明确全县矿山恢复治理工作目标、重点任务,动员各涉矿乡镇、各矿山企业大力开展矿山修复和生态补偿工作,对露天矿山矿区及其周边影响区开展植树复绿,恢复和改善被破坏的植被、地形地貌等,逐步构建起“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
  针对“年年植树不见树,岁岁造林不见林”等问题,他们建立了由县自然资源、林业、环保及辖区乡镇、开采企业等单位参加的联席会议制度,定时通报各开采企业生态修复进展情况,及时解决企业在生态修复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据粗略统计,该县先后10多次召开全县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工作推进会,督促各乡镇政府开展无主坑口恢复治理工作,督促各矿山企业恢复治理、植树复绿。
  “县自然资源部门会同县督查部门,采取周通报、月排名等方式,督促各涉矿乡镇开展无主坑口恢复治理工作,督促各矿山企业加快区内修复和区外补偿进度;明确工作要求,对进度缓慢、不能按时完成复绿任务的企业,一次通报,两次警告,三次责令停产整顿;对落后的乡镇进行通报,并计入年终考核成绩。”李政杰说。
  创新机制促进可持续
  矿山生态修复是一项综合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坚持不懈、久久为功方能见成效。郏县县委、县政府从机制创新入手,积极探索和构建生态修复和绿色发展新机制。
  他们推出的“区内修复、区外补偿”双规机制,无疑是一大亮点。“区内修复”主要是矿山企业在采区内进行复土复绿,同时对矿区道路两侧植树绿化、悬崖峭壁挂网复绿。规定各矿山开采面资源没有采尽、没有完成生态修复的,一律不得再开新坑口、新采面;对于一些无主废弃坑口,则由各乡镇政府开展恢复治理工作。特别要求全县所有持证生产矿山在不破坏原有地形地貌、自然生态环境的基础上,采取宜林则林、宜草则草,乔、灌结合的方式开展矿山综合治理。
  “区外补偿”则主要是按照“谁破坏、谁治理”“边开采、边治理”的原则,要求全县所有持证生产矿山在完成矿区内恢复治理任务的同时,充分利用冬春有利时机,把矿区边沿周围500米(左右)范围纳入义务植树区,由矿山企业负责,全部植树造林;持证未生产矿山,在开始生产前,必须完成矿区边沿周围500米(左右)范围内植树造林工作,否则不准开工生产。对于一些交叉重复地区或者周边不到500米的范围,由政府部门协调,在其他适宜植树造林的地方,另外选择生态补偿区,同时要求所有种植树木常绿树种必须在80%以上,成活率必须在70%以上。
  “过去矿业形势不好,生产矿山对矿区内生态修复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对一些早已关闭、责任主体灭失的矿山,地方政府因财政吃紧,也无能为力。”李政杰说,“现在生态环保要求严了,矿山企业效益也好了,正好可以抓住机遇,在不添新账的同时,把历史上所欠的旧账还上。同时,建立生态银行,倡导鼓励矿山企业在矿区外积极开展生态修复。”
  该县还大力探索恢复治理新模式和约束新机制。他们充分调动乡镇村、企业和社会积极性,因地制宜、因矿施策,按照“谁开采、谁治理”“谁治理、谁受益”的原则,大力探索构建“政府主导、企业主责、群众参与、专业指导”的恢复治理新模式。政府发挥主导作用,企业履行主体责任,当地群众积极参与,引进专家技术指导,并明确要求,生态补偿区植树造林涉及的荒山、土地,由当地乡镇政府负责协调解决,原则上所栽树木归荒山或土地承包人所有,解决了“钱从哪里来、树往哪里栽”问题。同时,郏县自然资源部门按照“谁破坏、谁治理”“边开采、边治理”的原则,对矿山企业实行“三书约束”,督促矿山企业按照采矿许可证批准的开采方式、开采矿种及批准的《开发利用方案》开采其矿区范围内的矿产资源,规范开采秩序。
  机制好成效显。郏县各涉矿乡镇和矿山企业都能结合实际,紧盯目标任务,在矿区及生态补偿区积极开展修复治理活动。茨芭镇实行“一企一山”制度,定期召开推进会,组织辖区内5家矿山企业负责人,到该镇矿山生态补偿区进行观摩评比。中联天广、众合建材、富宇建材、鑫源建材等企业,主动认领生态任务,高质量、高标准完成目标任务。特别是中联天广,发挥国有企业优势,在坚持“边开采、边治理”,做好区内修复的同时,投资近3000万元,完成修复治理及生态补偿面积5887亩,种植树木40多万棵;众合建材有限公司为确保修复治理区树木成活率,规划在山上新打7眼深井,目前已打成4眼,铺设浇灌水管6000米。
  前期的生态修复只能算是成功的一半。特别是废弃矿山和荒山的绿化,后期的维护费用很大,如果没有形成产业化,纯粹的为“绿”而种草植树,那将不可持续,前期的投入可能会付之东流。郏县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在生态修复中还放眼长远,尊重当地群众意愿,引入了山茱萸、桃树等一批经济林,以通过后期的经济收益来巩固提高前期的修复成果,最终达到自我发展的良性循环。
  “以前的荒山秃岭,如今已经‘草木蔓发,春山可望’。尤其是我们实施的‘区内修复、区外补偿’模式,使企业成为造林绿化主体,既减轻了政府财政压力,也增加了矿区的绿化面积,为当地群众带来了绿色收益,实现了政府、企业、群众三方受益的效果,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经济效益。”望着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李政杰给《中国矿业报》记者算了一笔大账:社会效益增加了。通过矿山生态修复,完成造林2万多亩,离绿满郏县、绿美郏县更近一步。生态环境变好了。昔日矿渣遍布、灰土飞扬的现象得到改善,曾经的荒山披上了浓浓的“绿衣”。经济效益提高了。去冬今春,共计20万人次群众投入恢复治理和生态补偿攻坚战中,村民通过参与植树、浇水等,平均每人每天有近百元收入。耕地林地面积增加。通过种植核桃、桃树等林果,既能维持后期管护,也能够增加当地居民收入。
  而这,也正是“两山论”的生动实践,更是生态文明建设所追求的目标。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