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主要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通知 动态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媒体声音
会议报名

全国建设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湖州:十年治矿满山绿 产业再造获新生

2017-06-28 13:40:44   来源:光明网

  编者按:大力推进废弃矿山的治理和生态恢复,不仅是贯彻落实“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新发展理念的生动实践,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浙江省湖州市自2003年起,通过社会参与、产业融合等多种措施,因地制宜走出了老旧、废弃矿山环境综合治理新模式。去年底,国务院批准的《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中,湖州被列为全国建设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废弃矿坑里崛起的生态村庄
  傍晚时分,从空中俯瞰 “东衡中心村”,村子中间那座绿荫葱葱的山头上,数以千计的白鹭陆续返巢在枝头飞舞嬉闹,犹如一场盛大的“聚会”。与此相隔不到100米的地方,在废弃矿坑上新建的村委办公楼、健身广场、农贸市场和能容纳300多户居民的连排别墅一起,组成了富有时代特色的花园式村庄,前来调研参观的人络绎不绝。这是日前记者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采访时,通过无人机航拍看到的美丽画面。
 
   
  湖州市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在废弃矿坑上建起的花园式村庄。无人机航拍 项飞
  十几年前,东衡村是远近闻名的石材生产基地。鼎盛时期,采矿企业达到了18家。然而,粗放式的过度开采,也慢慢改变着周边的一切。原本翠绿的山头,开始裸露出大小不一的采切面;频繁的爆破和采石机械作业的轰鸣声,赶走了在此繁衍生息的鸟类与动物;来来往往的重型运输车辆扬起的粉尘,弥漫在空气中难以散去;裹夹着泥浆的污浊之水,开始四处横流………
  谈起东衡村的过去,该村党总支书记章顺龙的脸上露出了一股五味杂陈的表情。他说,采石场扩张带来的环境问题越发突出,尤其是空气中的粉尘,最严重的时候村民们连窗户都不敢打开。一时间,做好“防尘工作“成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最要紧的事。为了改变日益退化的环境,从2003年开始,当地政府下定决心整治矿山问题。截止2009年底,东衡村18家矿场全部关停。
  矿场关闭了!本该松口气的人们,心情又惆怅了起来。章顺龙说,矿场停了,村里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从原来的两三百万元,一下子跌到了不足20万元。除此以外,3000多亩废弃矿山的如何在利用和生产,又成了东衡村人和政府心里的头等大事。2011年,在当地政府引导下,东衡村全面推进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截止目前,东衡村通过平整土地,拆旧复垦等措施共产生水田1714.56亩。在这里,几年前还是山石裸露,采石矿坑满目疮痍的痕迹已然无法找到,生态和宜居成了这里的新名片。与此同时,以“钢琴小镇”为功能定位的千亩产业园,也正从这里迈向新的征程。
  从资源输出到生态修复的产业重构
  通过生态复绿、景观再造、土地开发、复垦耕地、矿地村庄、搭建平台6种模式,让废弃矿山从资源输出后转身环境治理和生态涵养,像东衡村这样案例在湖州还有很多。在紧邻湖州市中心的仁皇山废弃矿区治理工程现场,记者看到,因开采塌陷的矿坑经改造成了与景观亭阁相配套清水池塘,以乔木、灌木、优质花草相结合的绿化结构,已将这座治理面积高达16万平方米的废弃矿区,变成了层次明显的矿山公园,成为湖州市民休闲健身的场所。
  
  楼台亭阁,绿荫覆盖的仁皇山废弃矿区景美如画。无人机航拍 项飞
  “生态是湖州最主要的特色,我们的一切的工作都在围绕这个轴心在转。” 湖州市矿山企业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龚西征告诉记者,湖州是“两山”重要思想诞生地,全面推进老旧、废弃矿山的治理,因地制宜,根据废弃矿山的特点植入相匹配的产业,用新的产业体系与发展理念进行环境修复和生态涵养。也就是说,矿山治理既要解决当下的紧迫性问题,更要考虑产业植入和循环的可持续性。
  在杭宁高速、申加湖高速,湖苏沪高铁及104国道交汇处的堂子山矿区,总治理面积高达25.5万平方米的废弃矿场,经改造后,被规划为永久性绿化用地,并于2015年建成浙江最美的“生态驾校”。通过轻型无人机的空中遥摄,昔日满目疮痍乱石成堆的矿山已被桂花树、榉木、红枫、红叶石楠、松树和灌木整体覆盖。绿化区域内,新建的水泥路面上,十几辆大型客、货教练车,正在模拟高速公路、隧道等交通设施中有序行进。
  
  经改造后,被建成 “生态驾校”的堂子山矿区。无人机航拍 项飞
  湖州长运汽车运输集团董事长谢中华对记者说,矿山治理是一项惠及多方利益的系统工程。治理后的矿区不仅消除了山体滑坡和塌陷等次生灾害隐患,还变成了大型车辆驾驶培训与考试基地,解决了湖州大型运输车辆驾考培训与考试场地空缺的问题。现在的这里,只见树林不见山了!放眼望去,横竖成排、成片的树林和植被不仅美化了环境,还增加了城市绿肺功能。培训车辆在树林中行驶,不仅解决了噪音隔离问题,就连排放的尾气也都能就地“消化”。
  “作为堂子山废矿复绿项目的营运主体,我们即是参与者,也是受益者,更是环境修复和生态涵养的守护者。企业需要在生态保护与产业发展中找到相互依存的平衡点。除了驾考培训,下一步,我们还将建设好少年儿童交通安全、矿山生态宣教,新能源(纯电动)汽车体验园为一体的基地,把矿山治理的成果用好,把生态涵养发展理念落实得更到位”谢中华说。
  模式创新 让湖州敢说治矿最有底气
  将矿山治理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基础和关键突破,把工作目标分解到每一个可操作、能实现的细节,从系统层面综合把控,以保证每个环节扎实推进,形成整体支撑。龚西征告诉记者,矿山治理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工程,一个环节出问题,将影响其他工程进度。以至于需要经常动用无人机定期定时对项目全场进行航拍,进行数据比对及时发现问题。湖州自2003年开始,全面推进矿山综合治理以来,年治理率增加从15%到60%,靠的就是系统把控,分层管理。
  
  德清县乾元镇城北村,刚刚完成复绿工程的信谊第二石料厂。无人机航拍 项飞
  据了解,2016年湖州实现了矿山治理的又一次数量突破,全年共完成老旧、废弃矿山复绿32座。今年,新一届市委、市政府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把矿山复绿列为当前需抓紧落实的26件重大事项之一。按照计划,今年底,湖州还要完成28座废弃矿山治理。在德清县乾元镇城北村,今年3月完成复绿工程交工验收成信谊第二石料厂,记者看到呈梯次结构的山坡上,大部分区域已经长出了1尺多高的“苏丹草”和灌木。陪同采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的这片地还处在养护期,两年后,它们就能实现自然恢复与生态循环功能。
  
  德清县乾元镇城北村,大友转水湾石料厂矿山治理工程。光明网记者 季春红摄
  在德清县乾元镇城北村的另一处--大友转水湾石料厂矿山治理工程现场,工人们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有土地复整、山体防护网加固,以及草种和附着基土喷涂。而与此相隔不到10公里的德清县洛舍镇砂村,十几台挖掘机和运输车正在“集中开采区矿地”上紧张的作业。这个近万亩的废弃矿山,已成为莫干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核心承载地,一批重大项目开始陆续进驻。其中包括,总投资计划总投资200亿元,一期占地1350亩,以全球首座“汽车生态小镇”为功能定位,被誉为浙江省特别重大产业项目乐视生态汽车项目。
  
  德清县洛舍镇集中开采区综合开发工程。无人机航拍 项飞
  “为整治废弃矿山,我们将其与土地复垦、村庄整治、新农村建设、旅游资源开发、景观建设等结合起来,既消除了矿山边坡安全隐患,又改善了生态环境,实现生态、安全、土地三大效益。”龚西征说,正是有这样的一个好想法,让湖州走出了最有底气的矿山治理模式。今年3月,湖州发布国内首个《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地方性标准。从矿山建设、生产规模、地表水环境、噪声排放、粉尘浓度、废弃物处置等指标量化等开采源头进行综合能效跟踪管理。这是湖州十几年来矿山治理的经验积累,更是政府围绕“两山”理论,下定决心搞生态建设,谋求绿色经济发展的体现。
  
  位于吴兴区埭溪镇东红村,被改造成千亩茶山的婆棚山废弃矿区。无人机航拍 项飞
  一手抓老旧、废弃矿山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一手抓矿业经济与环境保护协调管理,双管齐下让湖州赢得绿色矿业发展的良好局面。统计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湖州已经完成废弃矿山治理304个,其中省级示范工程43个,累计治理复绿1.6万余亩,复垦耕地2.4万余亩,形成可建设用地2.3万余亩。去年底,国务院批准的《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中,湖州被列为全国建设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光明网作者:季春红 吴建勋)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