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矿业联合会官网   关注我们:
中国矿业联合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驻会领导 副会长 机构设置 党建工作 公示 直属&分支机构动态 地勘行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技能大赛

现代煤化工正处突破期 将迎来新一轮技术再发展

2018-09-10 13:27:49   来源:国家石油化工网

  中科院大连化物所迎来了一系列学术交流活动,第二届洁净能源高端论坛、煤/甲醇制烯烃产业高端论坛、洁净能源知识产权联盟年会等在该所相继举行,研讨能源化工行业发展新动向。活动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大化所所长刘中民对于现代煤化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现代煤化工正处于突破期,将迎来新一轮技术再发展。
  作为甲醇制烯烃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刘中民院士带领团队完成了世界首次甲醇制烯烃技术工业性试验及首次工业化,后来又主导研发了新一代甲醇制烯烃技术,是现代煤化工飞速发展的亲历者。在刘中民院士看来,“十一五”期间初步示范、“十二五”期间扩大示范规模的现代煤化工产业,现在正进入突破期,比如包信和院士带领团队在研究一氧化碳和甲醇耦合反应直接制芳烃,这是化学领域“圣杯”式的研究课题。可以预期,“十三五”期间现代煤化工将迎来新一轮技术再发展。
  中国石化联合会近日公布的一组煤化工数据显示:我国煤制油年产能960万吨;煤制烯烃年产能接近1000万吨;煤制乙二醇年产能680万吨;煤制油两条路线直接加氢液化和合成气间接液化都已经实现了高负荷运行。“这些技术都是在中国从无到有并完成工业示范和规模化生产,我国煤化工技术可以说是‘局部领先、发展空间很大’。”刘中民院士说。
  “目前,煤化工单个产品就可以形成上千亿元的产值,煤制油可以达到几千亿元、煤制烯烃一两千亿元、煤制乙二醇一千亿元、煤制乙醇两三千亿元没问题,这些加起来就有万亿元之多,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潜力巨大。”刘中民院士表示。
  刘中民院士认为,我国煤化工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清洁化利用。原料中氢含量越高则意味着二氧化碳排放量越少。在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中,天然气氢含量最高,煤炭含氢最少,因此煤炭的清洁利用难度最大。我国国内面临巨大的环保压力,国际上又签署了《巴黎协定》,如何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保持产业发展、减排和环境的平衡,需要在国际大格局下思考。
  “当然,我们也不能就煤化工论煤化工。在战略层面,国家早就在煤化工领域进行了布局,现代煤化工要进一步提高效率,同时还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通过储能和氢两个平台,实现化石能源与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的融合。”刘中民院士说。"我国煤化工的发展一直在争议中前行,技术的先进性最终要算经济账,要经得起市场检验。立足国情做有特色的事,最终一定能满足国家需求、解决大问题。"刘中民院士表示。
  具体到煤制油,刘中民院士认为,作为国家战略储备技术,煤制油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但煤制油在发展过程中并没有获得国家政策补贴或者免税等支持。现在投资煤制油的企业,投入的资金数目惊人,只能以其他业务平衡这笔支出,这不利于社会资本进入带动产业加速突破创新。因此,刘中民院士希望国家从政策上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实体经济。

省级行业协会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